正趣果上果

cp:叶黄

白的山黑的水,雾凇沆砀,再远一点的山就看不清楚了。
黄少天撤回目光,抽了抽鼻子,抱着炉火滚进了船里头。门口坐一团的学子抖得像筛子让了让他,又踌躇了一下,对船公说:“劳您把帘子放下来。”船公含糊地嗯了一声,黄少天就快步过了门,摘下了帘子。

船公笑笑,没起来:“多谢。”侧头问了一句,“南边来的?”儒生点头道,“是,广州府来的。”
船公饶有兴致,就多话了一句,“挺南的,小娃娃应该没见过雪吧。”黄少天瞅了他一眼,其他人都没说话。他就插了一嘴,“我见过。”然后不说话了。

静了没多久书生七嘴八舌地谈起近日的翻案的李福达一案,其实翻来覆去地说到最后还是朝中雀角鼠牙的边边角角,黄少天听到最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